喜欢瞎想,自造神话体系没有三观限制,注意避雷。

某神棍

乱语4——Ryodi(神迹荣光)与Sudya(彼岸之主)

在通向废墟的路上,歌者问亡灵为何会失忆。
“如果想要像正常人一样,不是应该善忘吗?”
亡灵慢悠悠地念起了《长夜谭》上显示的文字——

喜悦不能用言语说出
悲伤的命运知晓此事
会让喜悦离去
一切快乐的开始
终会以悲剧结尾

漫长的战争终于止戈
骨灰累就的土地不再扩张
众人在今夜喜极而泣
泪水亦无法掩藏欢笑
让命运引来了未受邀请的客人

歌者明白了亡灵所念的,正是人类的先祖转生前与物母的婚礼,就和起自己在《夜幕书》残片看到的内容:

有千只耳朵的天之主守护众人
他听不见时之主的脚步
有千只手臂的母亲已死亡
无人能抱住她的孩子
有千只眼睛的父亲已转生
他看到了土地将再次焦灼

众神驱赶时之主匆忙离去
时之主沉默地离场告别
未能有机会留下祝福
留下携来两份礼物
神迹的荣光
打开了遗忘之匣
彼岸之主
打开了永生之匣

喜悦不能用言语说出
悲伤的命运知晓此事
会让喜悦离去
一切快乐的开始
终会以悲剧结尾

……

歌者小声怨到:“遗忘之匣真是如同诅咒的礼物,让人忘记所爱。时之主的礼物还真是令人畏惧。”
“遗忘之匣装的是‘忘忧’,神迹的荣光的痛苦就是来自彼岸之主。”亡灵念着,“死亡让他与彼岸之主分离,他的灵魂在回归虚无痛苦万分,所以他转生后不记得彼岸之主。”
“所幸在婚礼上,还有天之主将死水彼岸赠与物母,至少她活下来后有一个归宿。”
亡灵摇摇头,继续说道:
“那已经是这个故事的结局了。彼岸之主利用永恒,找过很多次先祖,但是还是一次次的以分离收尾。”

彼岸之主的一切从打开永恒之匣开始就变得不朽,可是神转生后会如普通人一般,失去永生。
永恒让她的宝物不朽,让她的爱不朽,也让她的生命不朽,令人畏惧。人们不认识她,开始散播流言,说她是魔女,会害死每一任丈夫。她也意识到爱人的痛苦来源于自身,迫使她最后下定决心永远地离开,告别他们这次相遇,告别未来的每一次离合。
疲惫的她还是漂流到最后的藏身所,不再富饶的土地,不再孕育万物的生命,死水环绕的孤岛——
她唯一还留存的领地,天之主赠与的嫁礼,万物的初始故乡。
在死水彼岸唯一存活下来的她,带着无法忘记的过往,进入深渊将一切祭献给形母。所有渐渐死去的记忆,被她当做安眠曲,不知疲倦地唱着,希望能有新的生命从此地诞生。
转生多次的人类先祖,每次在临终前回想起她,却听见不明的声音在阻挠他:
“往昔的痛苦不属于你,你的礼物是遗忘。”
此后他安然长眠,再次忘记一切等待新的转生。

很久以后,新生命光临废弃的乐土,带来了很久以后的故事。
在新的故事里,不再歌颂他的名字,而她的名字早已遗失。
细微的震动会时常从这片土地深处传来,是她的歌声。

遗忘和永恒,是她至今未止的痛苦。



【照旧毁气氛=_=】
这个故事是某神棍想的最多的故事之一,因为做梦的时候印象太深了。物母一次次满怀希望经历千辛万苦地去找先祖,有次是真的被当做魔女被人反复切了皮肤烧了又关了起来(当时真感觉到疼还哭醒了),语早死完全写不出那种痛苦。但是喜欢的人完全不记得她了,每次都这样。到后来在一起了还怀疑她会提前夺走他的生命。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很容易的,执着不敌时间消磨。
也算变相解释完某神棍的脑洞世界里死水彼岸长久地震和人类善忘由来。

评论
热度(1)

© 某神棍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