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瞎想,自造神话体系没有三观限制,注意避雷。

某神棍

乱语1

一位女士,披头散发,弯着腰,穿着厚重的旧长袍,赤裸着脚,沾满尘土。
她伸出手,向每个人乞讨:
请看我空无一物的手腕,
请给我一只贵重的手镯,
这样我就可以装饰手腕。
请看我空无一物的头发,
请给我一把贵重的发梳,
这样我就可以装饰头发。
请看我空无一物的脚踝,
请给我一串贵重的脚铃,
这样我就可以装饰脚踝。
她拉住每一位路过她身边的人,反反复复重复着这段唱词,无一人回应她。

持续了一年,人们觉得很奇怪,于是就赠予她手镯、发梳、脚铃。
女士把手镯、发梳和脚铃戴在身上,身上的尘土漱漱而落,离开了她,变得干净起来。
但是她还是一如既往地在路上乞讨着。
人们觉得很有趣,纷纷开始回应她。很快,她的手臂上有了很多的手镯,头发用大量发梳盘了起来。每天清晨,当她迈出步伐出门乞讨,整个国家都能听到她的脚踝处发出的铃声,人们就知道新的一天来了。
这位女士不再像以前那样狼狈,衣服变得光鲜亮丽,饰物缀满她全身,映衬出她的美丽,一尘不染。大家都说她是光辉富饶的象征,再也找不到比她更加美丽的女人。
甚至还有听说这件奇事的人,为了来看她,特意从远方赶来,带着他们的财宝,都心满意足的离去,向他人倾诉自己看到了一个怎样惊天的美人。

王希望她能成为王后,向她求婚。
她没有回答,继续唱着歌,向王乞讨。
王说,我的财富已经都给你了,再无能给予你的宝物。
她摇摇头,离开了。
人们希望她能成为自己的妻子,也向她求婚。
她没有回答,继续唱着歌,向他们乞讨。
人们都说,我的财富已经都给你了,再无能给予你的宝物。
她摇摇头,离开了。

直到一个异族的少年,渡过死水,来到这片财富之地,手里握着用荆棘和世上的每一种花编制的花冠,走到她面前,戴在她头上。
沾着血液的利刺,擦破了女士的头皮,他们的血混合在一起。
少年说:我向神秘的术士求来了这个祝福婚礼的花冠,独自渡过死水,只为戴在我的妻子头上。
她点点头,与他离去,为贫瘠的土地带来财富,少年也顺利地成为了彼岸的王。
很多年过去了,沾染鲜血的王后已与花冠一同枯萎老去,气息奄奄,不再是光辉富饶的象征。

从死水彼岸,来了一位美丽的女人,成为了新的焦点,所有人希望她能在王后死去继任新王后。
老王后在临死前见到了她,女人握着她的手说:我的孩子,你被异族的血液污染衰老如此。为何要离开我,步入虚无?我的子民赠予你财富,皆因为你的离去贫穷而死。
老王后说:财宝是我乞讨来的,他们心甘情愿赠予我。
女人叹气道:即使地上的一粒砂,也是我的嫁礼,你无权带它离开那片土地。我为我的财宝而来,你擅自带走了它们,违背了神意,财宝不可渡过死水,不可被异族触碰。时间曾赋予财宝不朽的神力,因此你无法安息,除非你同它们都埋在土里。触碰过它们的窃贼,必须成为我的子民,否则我会用不灭的怒火将此地变得和我的领地一样贫瘠。
老王后恳求说:请不要生气,死水彼岸的主人。我会将它们如数归还,连同碰过它们的人都将归于你。
女人满意地渡过死水离去。
第二天,所有人被邀请参加老王后的葬礼,王后一一与他们告别,并亲吻他们,他们很快地睡去,再也没有醒来。

所有人和宝物一起埋葬,覆以尘土。老王后继续与他们告别,亲吻着每一位人。

这个应该是在死境之主离开死境转变成虚无后的故事,老王后成为了新的死神,带走将死之人。
埋于尘土中的不朽宝物化为矿物,宝物依旧散落在各地。死水彼岸的主人大概是追不回她的全部嫁礼了,毕竟人们还是会为了财富开战,不会熄灭的战火一直都在灼烧着。
我们也触碰了不朽的宝物,总有一天老王后会找到我们,与我们告别,亲吻我们,我们覆于尘土之下,融为一体,成为死水彼岸之主的嫁礼一部分。

其他的故事,以后再说吧,晚安。




有可能涉及宗教,还是写个注意事项吧=_=
某神棍只要还活着,就会想办法用各种方式完善这个神话体系。
拒绝碰瓷抄袭和假亲妈和为了猎奇乱借用,因故造成不良的反应,请自己想办法驱邪保命吧,某神棍也没法救。
不建议入教,也不收人,写只是为了某神棍的约定。
万一有疯子为了一己私欲乱扯关系扭曲原意搞邪恶的活动,请帮神棍撕了他的皮。
记录的东西和某神棍知道的一切有出入,才不会给你们看令人绝望本源,也是约定之一。
如果不小心看了让你很烦或者不想活下去,请忘了这里的一切,并远离,不能给你带来积极向上的宗教,请抛弃它。
欢迎也曾真的去过那个世界的伙伴一起讨论。

评论
热度(4)

© 某神棍 | Powered by LOFTER